• <menu id="8s4wy"><tt id="8s4wy"></tt></menu>
    <tt id="8s4wy"><menu id="8s4wy"></menu></tt>
  • <table id="8s4wy"><table id="8s4wy"></table></table><table id="8s4wy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8s4wy"><td id="8s4wy"></td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
  • <xmp id="8s4wy">
    <xmp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
  • <tt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<table id="8s4wy"></table><menu id="8s4wy"></menu>
  • <xmp id="8s4wy">
    訂閱
    糾錯
    加入自媒體

    Boss楊隱退,鉤沉碧桂園那三年

    2023-03-06 09:43
    一號財經
    關注

    來源:一號企業家 作者:朱虛侯

    一號說:

    Boss楊退休,鳳廠落寞?

    嘉靖帝是懂得賜字的,兩幅字“好雨”、“明月”送到他的繼承人裕王手上的時候,裕王的師傅們立刻洞悉了圣意。

    這是《大明王朝1566》里的故事,雖非歷史,但總有照進現實的巧合。

    在碧桂園,董事局主席楊國強也曾贈字于人,廣為人知的是他給總裁莫斌寫的兩幅字,一幅是2012年所書“生于憂患”,另一幅是2023年所贈:

    向前看

    楊國強手書“向前看”

    據稱,楊主席在揮毫間往往就已將戰略意圖藏蓄其中:

    要啟動領袖計劃廣招博士,就送“聚天下英才”;

    想玩高周轉,送“乘風破浪最此時”;

    想當宇宙第一房企,就送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。

    如此看來,Boss楊也是懂賜字的。

    只是,隨著他卸任董事局主席之位,未來碧桂園的“賜字文化”不知是否還將延續,而他那十幾歲就旁聽董事會議的接班人,又將以何種形式更迭宇宙第一房企的權力架構。

    2008:危機、重啟

    17歲時才擁有人生中屬于自己的第一雙鞋,1955年生人的楊國強起家之艱辛,在一眾初代房地產大佬中無出其右。

    但也是這種“少年困窘”的經歷,養成了他篳路藍縷創業史中堅韌、又隨性的一面。

    早年間,人們總能看到那個穿著大一碼皮鞋和不合體西裝的男人,在碧桂園的項目上巡視。

    由于太過于衣著樸素,甚至還鬧過一個笑話:

    在自家樓盤售樓處巡視時,他被在場的保安誤以為是在此歇腳的農民工。

    但就是此種純粹,讓楊國強在踏過一浪又一浪但樓市調控中,穩住了心神,也賭對了周期。

    回頭想來,這個逡巡在碧桂園售樓處的老人,是否就像一個老農民在自家的田間地頭看莊稼的長勢,又像一個老道、精明的獵人在狩獵過程中的小憩,得意于自己布下的陣仗,看著魚貫而入的購房者,發出一聲擊節贊嘆:

    “盡入吾彀中矣”

    2012年,碧桂園以418億元的銷售額尚在一眾房企中排在第三梯隊,轉眼到了2013年,其就以1060億元的合同銷售額,一舉入圍千億軍團,并成為當年最大“黑馬房企”。

    誰能想到四年前,碧桂園還在危機邊緣掙扎,而一切源于一紙對賭協議的簽署。

    彼時,美國次貸危機引發全球金融海嘯,剛剛上市一年的碧桂園,在大肆圈地之后遭遇重大挫折,現金流已不足以支撐其擴張需求。

    在2008年初,碧桂園即面臨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高達2.35億美元到期債務,而此前2007年10月在新加坡交易所的10%報酬率的發債融資又被擱淺,更加劇了資金情況緊張局面。

    在迫切的融資需求下,碧桂園于2008年2月接受了美林國際的私募股權投資,簽訂價值2.5億美元的股份掉期協議。

    在簽署合約之前,碧桂園利潤增長率已有下降趨勢,但為了達到掉期合約的目標,其不斷進行規模擴張,不到半年,碧桂園的項目數有51個,總的建筑面積比2007年增長20%,在建建筑面積則較上年年末增長55%。

    不料“黑天鵝”撲面而來,2008年房市下行,碧桂園同樣難以獨善其身,各地工程大面積停工,股價更是跌了8成以上,命懸一線。

    甚至就連“強人”楊國強也元氣大傷,據說還曾在洗手間抑制不住悲傷,哭了一場。

    抑或是此時的楊主席想起了一年前,碧桂園在港股上市招股說明會上的意氣風發,當時談及企業傳承問題時,楊國強毫不避諱地表示:

    “以后公司就是女兒的,因為自己人信得過!”

    從財報來看,2008年碧桂園銷售收入同比減少11.4%,凈利潤則大幅下跌66.7%,而這其中僅與美林的“對賭協議”股份掉期已為公司帶來12.42億元損失,代價不可謂不慘重。

    而2008年也恰是碧桂園大舉擴張的一年,截至這一年年底碧桂園共有54個項目,但其當年新開工項目就多達23個,而且其中20個是在廣東省外新開盤。

    就連碧桂園自己也坦誠這一年是“集團首次大規模省外業務拓展”,但卻遭遇滑鐵盧。不過,也正是這一危機,讓碧桂園堅定了“高周轉”方向,以“有助于公司保持快速的現金回流”。

    2014:眾建諸侯

    “高周轉”是老板的目標,但不一定是員工的愿望,除非大棒加胡蘿卜。

    2010年7月,中建五局總經理莫斌強勢加入碧桂園,擔任總裁一職。

    上班第一天,Boss楊便把公司的財權、人權,包括他的秘書、助理都交給莫斌,還開玩笑說:

    今后我們都聽你指揮了。

    甫一上任,莫斌就祭出了“莫氏刀法”,第一刀先砍向了高度集權的總部管理模式,權力下放,三級管控:總部精干高效,區域做實做強,項目責任到人。

    在高速擴張的路上,楊國強的放權給了莫斌向下二次放權的底氣,同時也借助于這一系列操作,在全國裂變式復制了更多的“小碧桂園”。

    這種玩法后來在各大房企中化用,并被美其名曰:

    讓聽到炮火的人做決策

    讓人聽炮火,就得有讓人沖在一線的激勵,否則聽炮火的很可能覺得領導是要讓自己做炮灰。

    于是,“莫氏刀法”再使出一招,重賞。

    2012年,碧桂園總部下發莫斌簽批的一條通知:針對新開發的項目,拿出稅后利潤的20%,獎勵給參與項目的團隊。這就是“成就共享”計劃。

    一開始,很多人不相信有這好事,但當碧桂園華東區域一個項目達到該計劃標準,當年發了近7000萬獎金。

    一時間,項目上下都在熱議成就共享,并很快傳遍整個碧桂園,許多項目都摩拳擦掌,沖擊成就共享獎金。

    2013年,碧桂園銷售額一口氣沖上1060億,同比增長122%,以“黑馬”之姿首次進入“千億俱樂部”。

    原本外界還以為這是莫斌的創舉,直到《我在碧桂園的1000天》出爐,方才知道這是Boss楊的決定。

    “成就共享”這個辦法是我獨創的,就我楊國強能想到。這是超越對手的有力武器!

    “我們必須了解人性。人性是自私的。這是關鍵點。我們在選擇管理方法時就是要直穿人性的弱點,不能搞平均主義。設計‘成就共享’就是這樣的出發點。因此,鼓勵大家努力工作。誰能給公司創造巨大收益,我就按承諾的比例分成!

    “故車戰,得車十乘已上,賞其先得者!睏顕鴱娨欢ㄗx過《孫子兵法》。

    但孫子兵法也得講求大勢,周期來了,再強也只能避其鋒芒。

    “2014年元旦之后的內地房地產業,家家的日子并不好過。于是,割肉出血的大甩賣此起彼伏。碧桂園當時也是這樣,部分在建工程臨時勒令停止了!睍r任碧桂園首席財務官、后來寫下《我在碧桂園1000天》的吳建斌回憶說,這時大家才發現,(碧桂園)當下窘態都是因為“成就共享”之下的“百花齊放”買地策略造成的。

    2014年8月的一天,吳建斌帶著兩位助手,當面向楊國強陳述了自己的想法:今后新買土地的區域總裁一定要交風險金,至少1000萬元。只有這樣做,買地的隨意性、沖動性及為了“成就共享”而“成就共享”的做法才能收斂。

    吳建斌后來回憶,當時Boss楊并未同意自己的建議!罢l能給公司創造巨大收益,我就按承諾的比例分成!睏顕鴱姼嬖V他,干得不好的,就拿不到“成就共享”,嚴重點,公司會做更加嚴厲的處理。

    即便嘴上反對,但吳建斌的建議仍對楊國強有幾分觸動。一個月后,吳接到通知,讓他起草一個合作共贏的規則。

    于是2014年10月,莫斌又下發一條簽批文件“同心共享”計劃:采用項目跟投的合伙人模式,管理層強制投資,普通員工也能參與跟投。

    這是對“成就共享”的修繕,也是糾弊之舉。這一內部變革,后被碧桂園稱之為“十月革命”。

    計劃實施15個月后,2016年碧桂園銷售額達到3088億,同比增長120.3%。其中,單江蘇區域,銷售高達367億,而該區域負責人劉森峰,全年總收入超過1億,成為碧桂園收入最高的區域總裁。

    2018:被動收縮卻躲過一劫

    2017,碧桂園已然成為宇宙第一房企,合同銷售額高達5500億元。

    這背后則不能不提高激勵與高周轉的雙向拉動作用,彼此刺激,互抬梯子上樓。

    吳建斌就曾記錄過發放“成就共享”獎金的場面,獲獎人高舉一張張印制好的大支票,上面寫著幾百幾十萬元:

    “那比說什么偉大夢想和崇高理想都來得刺激!

    這種高激勵制度實際上是對人性的一種釋放,就像吳建斌所寫,“碧桂園綿里藏針下的進取欲、占有欲、成功欲,使每個人的眼睛發亮,亮得如太陽的光芒一樣!

    然而,當眼中噴涌而出的都是欲望的時候,便不再知道何為節制。在地產圈,人盡皆知碧桂園的“4568”項目管理法則:

    4個月賣樓,5個月回款,6個月現金流為正,8個月再投資。

    最高峰時候,甚至做到1天出圖,3個月開盤。如此高周轉,已令人驚呼:

    “碧桂園要把地產干成快消!

    在2018年4月,碧桂園甚至召開了一場有楊國強親自參加的“高周轉”專題會議,會上提出“任何部門都要圍繞高周轉,為高周轉讓路!

    碧桂園2018年“高周轉”專題會議

    至于其緣由,碧桂園相關人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只有高周轉才能加快現金回款、降低資金成本。

    楊國強也曾表示:“高周轉是抵抗任何風險最有效的手段!

    2017年碧桂園加權平均融資成本為5.22%,碧桂園方面透露該數值已連續五年下降,但是橫向比較中海的融資成本為4.27%,碧桂園仍有可下探空間。

    此外,2017年碧桂園的負債有所增加,其中銀行及其他借款同比增加近96%。

    負重前行,逆水行舟,碧桂園在兩重重壓下,慢不得。

    這或許是楊國強內心的聲音:

    打仗時前進路上有碉堡,怎么攻克,做生意也一樣

    然而,一切在2018年7月26日后,改變來了,狂奔的碧桂園被摁下了暫停鍵。

    這天,安徽六安的碧桂園工地發生重大安全事故,造成人員傷亡。事件發生后,碧桂園旗下樓盤工程停工進行安全檢查。

    但是楊國強似乎尚未意識到此一事件的性質,或許還以為跟以前的工地事故一樣,潦草而過,繼續下一城。

    半月之后,碧桂園召開發布會,作為碧桂園的“當家人”,楊國強才終于站了出來。然而他說的一句話又再度引發爭議:

    我真的覺得我是天底下最笨的人

    世所關注的重大事故,他卻在公開場合拋出自己的內心獨白。

    眾人一時啞然又憤然。

    自此之后,這又成了他身上的一個符號,伴隨著那個“五星級的家變五星期的家”的梗,再也揮之不去。

    然而,福禍相依。經此一事,碧桂園反而“慢”了下來,2018年銷售額只有5019億元,比2017年還少了近500億元。

    拿地上更是呈現明顯,上半年地價支出1434億,下半年則幾乎沒怎么拿地,全年同比下降54%。

    得益于此,在最近這一輪風險出清行情中,碧桂園尚未有公開暴雷。正在于其2018年后的“降速”行動早于其他房企,因而未曾完全受累于高杠桿、高負債模式。

    但未來的路會如何,是真如楊國強所說“看到了隧道口的一些曙光”,抑或是其他,則仍然有待市場驗證。

    至于楊國強和他所創立的碧桂園,也許他還是希望“100年100年地做下去!”

    雖然他的身份已是特別顧問。

           原文標題 : Boss楊隱退,鉤沉碧桂園那三年

    聲明: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場。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,請聯系舉報。

    發表評論

    0條評論,0人參與

    請輸入評論內容...

    請輸入評論/評論長度6~500個字

   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,請輸入驗證碼繼續

    暫無評論

    暫無評論

   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
    文章糾錯
    x
    *文字標題:
    *糾錯內容:
    聯系郵箱:
    *驗 證 碼:

   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

    玩肥熟老妇bbw视频
  • <menu id="8s4wy"><tt id="8s4wy"></tt></menu>
    <tt id="8s4wy"><menu id="8s4wy"></menu></tt>
  • <table id="8s4wy"><table id="8s4wy"></table></table><table id="8s4wy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8s4wy"><td id="8s4wy"></td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
  • <xmp id="8s4wy">
    <xmp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
  • <tt id="8s4wy"><xmp id="8s4wy"><table id="8s4wy"></table><menu id="8s4wy"></menu>
  • <xmp id="8s4wy">